导航菜单
首页 > 儿童故事 » 正文

小童话 大来日

日前,据4月25日新华社报道,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在中国国家主席习夫人的陪同下,参观了在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举办的“安徒生童话在中国”展览。参观完后,和女王为在场的80名中国和丹麦儿童,共同朗读了安徒生童话的名篇《丑小鸭》。  本报记者采访了当时在现场的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副馆长杨源。她说,朗读先由女王玛格丽特用丹麦语开始,娓娓道来,描述了丑小鸭出生时的那个夏天。然后,用中文接道:“‘这个世界真够大!’这些年轻的小家伙说。的确,比起他们在蛋壳里的时候,他们现在的天地真是大不相同了……”  杨源告诉记者,从2012年年底开始,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就与丹麦驻华使馆、丹麦文化署、丹麦安徒生博物馆联络,策划了将于今年9~10月在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举办“永恒的童话魅力——安徒生童线周年纪念展”。本次“安徒生童话在中国”的展览活动,是今年秋季展的前期推介,分为“安徒生童话与教育”、“安徒生童线个部分。  杨源说:“今年2月,丹麦驻华大使裴德盛告诉我们,女王很期待这个文化活动,期待在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为中丹儿童朗读安徒生童话。至于读哪一篇,中丹双方前后协商了近一个月,最终选定了颇具‘正能量’的《丑小鸭》。”  女王玛格丽特到访时,对一段评价安徒生童话的话语颇为赞许:“自安徒生童话传入中国以来,风行百年,它已经成为中国人最熟悉、最喜爱的作品之一……这不仅深刻影响了中国儿童文学的发生与发展,还架起了中丹文化交流的桥梁。”  关于安徒生童话,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原副主席、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原会长海飞告诉记者:“它是一个奇迹。它是世界上发行量最大的书之一——第一是《圣经》,第二就是《安徒生童话》。中国又是世界上出版《安徒生童线年,丹麦举行纪念安徒生诞辰200周年的庆典活动,邀请了5个国家作为重点国家,中国是其中之一。”  海飞提供了一组数据:2005年,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少年儿童读物工作委员会调查发现,从1955年至2004年10月的50年间,中国29家专业的少儿出版社,出版的安徒生童话、传记和研究论文,共计159种版本,发行量高达686万余册。这还不包括其他非少儿出版社的版本数量。近10年来,安徒生童话更加频繁地出现在各类图书乃至小学教科书中。在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,十几本有关安徒生童话的教材、画册和多张畅销光盘被依次陈列,吸引女王驻足良久。  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资深编辑高秀华告诉记者,仅中少社一家,就出版过10种安徒生童话,有绘本、选集、等,发行总量约为50万套。高秀华说:“这次我们选送了6个版本的安徒生童话到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参展。”  海飞在担任中少社社长期间,于1995年出版过一套《安徒生童话故事(新译本)》,林桦翻译,每一卷都有一位画家的精美插图。“后来我把这套书带到丹麦的安徒生博物馆。馆长告诉我,这是世界上出的最漂亮的安徒生童话。这套书现在仍陈列在那里”。  杨源告诉记者,此次朗读的《丑小鸭》,即是著名儿童文学翻译家叶君健先生的译本。  为何安徒生童话在中国如此风行,海飞解释:“现代意义上的儿童文学源自欧洲,其中安徒生童话是中国最早引入的,中国又是一个儿童阅读大国,我们有3.67亿未成年人,相当于欧洲人口的一半。安徒生童话让中国的孩子和世界的孩子站在了同一条阅读起跑线年,《安徒生童话精选》被列入中国中小学生的必读书目。  早在1913年,周作人就发表了《丹麦诗人安兑尔然传》(记者注:安兑尔然即为安徒生)一文,第一次向中国读者介绍了安徒生的生平和创作。1925年,《小说月报》出版了两期“安徒生专号”,刊登了22篇安徒生童话。据时任主编郑振铎统计,当时中国对安徒生的翻译已有90余篇。  1949年后,受到读者和专家一致认可的,当属叶君健、林桦、任溶溶三家的译本。  叶君健于1958年出版的译本是中国第一部安徒生童话,丹麦媒体誉之为“在近百种语言的译本中,水平最高”,他也因此被丹麦女王授予“丹麦国旗勋章”。巧合的是,安徒生本人也因为童话创作得过这个勋章。叶君健强调在翻译中对原著的“再解释”,他把《小人鱼》意译为《海的女儿》,意境悠远,即是一次成功的创造。  任溶溶是一名儿童文学作家,面向儿童读者,以盎然童趣的风格重新翻译,颇有特色。林桦是一名外交官,上个世纪50年代初被派驻丹麦大使馆。早在1962年,他就动笔翻译了安徒生自传。但直到1991年,西方文学在中国重获新生后,应中少社之邀,花了5年时间,把安徒生童话从丹麦文直接译成中文。之后,他还陆续翻译了安徒生的传记、小说、戏剧、诗歌、散文,第一次把安徒生作为一个“完整的人”介绍到中国。1997年,林桦也被丹麦女王授予“丹麦国旗骑士勋章”。  林桦已于2005年去世。他的夫人袁青侠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:“安徒生童线万字的译稿,我一笔一笔帮林桦誊写了两遍,校对了不知多少遍。”林桦的译本特地把《丑小鸭》放在了开篇,因为他认为这篇作品“有安徒生很强的自传色彩,是理解安徒生的一个门径”。  袁青侠说:“安徒生对自己童话的定义,最初是‘给孩子们’,后来变成‘给孩子和大人们’;去世前3个月,安徒生说,童话更重要的是给大人读,孩子只能理解花絮,而大人能从中体会更深刻的意思。”  安徒生在童话中,把最美丽的想象留给了中国。如,《极乐园》中,他将带来春天的东风赋予了中国形象——“来的是东风,他的穿戴很像中国人”;《夜莺》里,更是直接把中国皇帝作为了主人公。  此次,女王一行到访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,来自江苏扬州丰裕中心小学的两个孩子就以《夜莺》等为题,向和女王献上了自己的剪纸作品。其实女王本人也是一位剪纸艺术家,曾以安徒生童话《野天鹅》为主题,创作了多幅“蝶古巴特”(一种欧洲传统的剪纸及艺术拼贴形式)艺术品,并曾于2010年在北京展出。  记者还从丹麦驻华大使馆了解到,此次女王参观博物馆,也拉开了“丹麦在华文化季”的序幕。这是迄今为止丹麦在中国开展的最大型的艺术文化交流活动,计划于今年10月正式启动并持续至明年5月,包括展览、电影、戏剧等多种形式。文化季的主题,就叫“小童话,大未来”——安徒生依然是主角。  本报记者 蒋肖斌 蔡梦吟来源:中国青年报( 2014年05月06日 10 版)  日前,据4月25日新华社报道,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在中国国家主席习夫人的陪同下,参观了在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举办的“安徒生童话在中国”展览。参观完后,和女王为在场的80名中国和丹麦儿童,共同朗读了安徒生童话的名篇《丑小鸭》。  本报记者采访了当时在现场的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副馆长杨源。她说,朗读先由女王玛格丽特用丹麦语开始,娓娓道来,描述了丑小鸭出生时的那个夏天。然后,用中文接道:“‘这个世界真够大!’这些年轻的小家伙说。的确,比起他们在蛋壳里的时候,他们现在的天地真是大不相同了……”  杨源告诉记者,从2012年年底开始,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就与丹麦驻华使馆、丹麦文化署、丹麦安徒生博物馆联络,策划了将于今年9~10月在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举办“永恒的童话魅力——安徒生童线周年纪念展”。本次“安徒生童话在中国”的展览活动,是今年秋季展的前期推介,分为“安徒生童话与教育”、“安徒生童线个部分。  杨源说:“今年2月,丹麦驻华大使裴德盛告诉我们,女王很期待这个文化活动,期待在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为中丹儿童朗读安徒生童话。至于读哪一篇,中丹双方前后协商了近一个月,最终选定了颇具‘正能量’的《丑小鸭》。”  女王玛格丽特到访时,对一段评价安徒生童话的话语颇为赞许:“自安徒生童话传入中国以来,风行百年,它已经成为中国人最熟悉、最喜爱的作品之一……这不仅深刻影响了中国儿童文学的发生与发展,还架起了中丹文化交流的桥梁。”  关于安徒生童话,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原副主席、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原会长海飞告诉记者:“它是一个奇迹。它是世界上发行量最大的书之一——第一是《圣经》,第二就是《安徒生童话》。中国又是世界上出版《安徒生童线年,丹麦举行纪念安徒生诞辰200周年的庆典活动,邀请了5个国家作为重点国家,中国是其中之一。”  海飞提供了一组数据:2005年,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少年儿童读物工作委员会调查发现,从1955年至2004年10月的50年间,中国29家专业的少儿出版社,出版的安徒生童话、传记和研究论文,共计159种版本,发行量高达686万余册。这还不包括其他非少儿出版社的版本数量。近10年来,安徒生童话更加频繁地出现在各类图书乃至小学教科书中。在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,十几本有关安徒生童话的教材、画册和多张畅销光盘被依次陈列,吸引女王驻足良久。  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资深编辑高秀华告诉记者,仅中少社一家,就出版过10种安徒生童话,有绘本、选集、等,发行总量约为50万套。高秀华说:“这次我们选送了6个版本的安徒生童话到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参展。”  海飞在担任中少社社长期间,于1995年出版过一套《安徒生童话故事(新译本)》,林桦翻译,每一卷都有一位画家的精美插图。“后来我把这套书带到丹麦的安徒生博物馆。馆长告诉我,这是世界上出的最漂亮的安徒生童话。这套书现在仍陈列在那里”。  杨源告诉记者,此次朗读的《丑小鸭》,即是著名儿童文学翻译家叶君健先生的译本。  为何安徒生童话在中国如此风行,海飞解释:“现代意义上的儿童文学源自欧洲,其中安徒生童话是中国最早引入的,中国又是一个儿童阅读大国,我们有3.67亿未成年人,相当于欧洲人口的一半。安徒生童话让中国的孩子和世界的孩子站在了同一条阅读起跑线年,《安徒生童话精选》被列入中国中小学生的必读书目。  早在1913年,周作人就发表了《丹麦诗人安兑尔然传》(记者注:安兑尔然即为安徒生)一文,第一次向中国读者介绍了安徒生的生平和创作。1925年,《小说月报》出版了两期“安徒生专号”,刊登了22篇安徒生童话。据时任主编郑振铎统计,当时中国对安徒生的翻译已有90余篇。  1949年后,受到读者和专家一致认可的,当属叶君健、林桦、任溶溶三家的译本。  叶君健于1958年出版的译本是中国第一部安徒生童话,丹麦媒体誉之为“在近百种语言的译本中,水平最高”,他也因此被丹麦女王授予“丹麦国旗勋章”。巧合的是,安徒生本人也因为童话创作得过这个勋章。叶君健强调在翻译中对原著的“再解释”,他把《小人鱼》意译为《海的女儿》,意境悠远,即是一次成功的创造。  任溶溶是一名儿童文学作家,面向儿童读者,以盎然童趣的风格重新翻译,颇有特色。林桦是一名外交官,上个世纪50年代初被派驻丹麦大使馆。早在1962年,他就动笔翻译了安徒生自传。但直到1991年,西方文学在中国重获新生后,应中少社之邀,花了5年时间,把安徒生童话从丹麦文直接译成中文。之后,他还陆续翻译了安徒生的传记、小说、戏剧、诗歌、散文,第一次把安徒生作为一个“完整的人”介绍到中国。1997年,林桦也被丹麦女王授予“丹麦国旗骑士勋章”。  林桦已于2005年去世。他的夫人袁青侠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:“安徒生童线万字的译稿,我一笔一笔帮林桦誊写了两遍,校对了不知多少遍。”林桦的译本特地把《丑小鸭》放在了开篇,因为他认为这篇作品“有安徒生很强的自传色彩,是理解安徒生的一个门径”。  袁青侠说:“安徒生对自己童话的定义,最初是‘给孩子们’,后来变成‘给孩子和大人们’;去世前3个月,安徒生说,童话更重要的是给大人读,孩子只能理解花絮,而大人能从中体会更深刻的意思。”  安徒生在童话中,把最美丽的想象留给了中国。如,《极乐园》中,他将带来春天的东风赋予了中国形象——“来的是东风,他的穿戴很像中国人”;《夜莺》里,更是直接把中国皇帝作为了主人公。  此次,女王一行到访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,来自江苏扬州丰裕中心小学的两个孩子就以《夜莺》等为题,向和女王献上了自己的剪纸作品。其实女王本人也是一位剪纸艺术家,曾以安徒生童话《野天鹅》为主题,创作了多幅“蝶古巴特”(一种欧洲传统的剪纸及艺术拼贴形式)艺术品,并曾于2010年在北京展出。  记者还从丹麦驻华大使馆了解到,此次女王参观博物馆,也拉开了“丹麦在华文化季”的序幕。这是迄今为止丹麦在中国开展的最大型的艺术文化交流活动,计划于今年10月正式启动并持续至明年5月,包括展览、电影、戏剧等多种形式。文化季的主题,就叫“小童话,大未来”——安徒生依然是主角。
收藏此文 赞一个 ( ) 打赏本站

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

  • 打赏方法如下:
  • 支付宝打赏
    支付宝扫描打赏
    微信打赏
    微信扫描打赏

相关推荐: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