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菜单
首页 > 历史故事 » 正文

国粹针言故事(33)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之内外江山

很多人耳熟能详元代名臣张养浩(山东济南人)写的《山坡羊•潼关怀古》:“峰峦如聚,波涛如怒,山河表里潼关路。望西都,意踌躇。伤心秦汉经行处,宫阙万间都做了土。兴,百姓苦;亡,百姓苦!”该诗是张养浩奉命到陕西赈灾时的感慨之语,而今已成千古绝唱。  闲言少叙。很多人可能注意到了,张养浩的诗句中出现了一个成语“表里山河”。不过这里的“表里山河”指的是陕西潼关外有黄河天险,内有华山横亘,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,与该成语最初的含义多少有些不同,因为这话出自春秋时期的晋(山西)人之口,说的是晋国自家的山、河。  前文讲到,楚成王命令大夫子玉从宋国退兵,以避免与晋国争斗,但子玉很是不忿,派出伯棼向楚成王请战说:“我请求与晋军打一仗试试,不敢说一定会胜利,但是可以堵塞奸邪小人和胆小鬼们的嘴。”  成王一听,不禁大怒,决定教训他一下,于是便派出不足千人的老弱病残支援子玉。好在子玉另有西广、若敖等人带领180辆战车跟在身后。但将骄主疑,子玉失败的命运已无可逆转。  可以说,古往今来、古今中外,军人干政都是大忌。看过美国总统在国会发表国情咨文演讲的人可能都注意到这样一个“奇怪”的现象,无论总统先生如何舌灿莲花,听众又是如何欢呼鼓掌,总有一部分人“无动于衷”。这些人就是官和军方的高级将领。 个中缘故,大伙可以搜索一下。  再说子玉,见楚王只给了这么点人手,更加愤愤不平,但是他手下还有陈、蔡等国联军,实力并不弱,所以决心和晋军一决高下,让成王看看。于是子玉派宛春给晋文公下达“最后通牒”说:“请恢复卫侯的君位,把抢来的土地归还曹国,我就会解除对宋国的包围。”  重耳的大臣子犯说:“子玉太无礼了,要求我们的这么多,要求自己的这么少。既然他送上门,我们就抓住这个机会好好教训教训他。”  谋士先轸说:“子玉是要教训一下,但是我们应该首先答应他的要求。”面对重耳和子犯疑惑的目光,先轸侃侃而谈:“安定别人这是礼。人家子玉的主张如果得到执行,宋、曹、卫三国就安定下来。我们如果不答应,首先就等于抛弃了宋国,还使曹、卫两国继续动荡,诸侯会怎么看我们?我有一妙计,我们不妨私下里答应恢复曹国和卫国,离间它们与楚国的关系。然后再扣下宛春,激怒子玉,让他和我们主动作战。”  重耳大喜,依计而行。消息传到楚军大营,子玉果然大怒,立刻发兵攻打晋军。晋军则根据军令,未作丝毫抵抗,连连撤退。众将领和士兵不解,纷纷抱怨和请战。重耳说:“当初一日,我曾经亲口答应楚王两国首次交战时会退避三舍,报答楚王曾经的恩情,我不能失信于人。”消息传出,晋军上下感动不已,士气高涨。而楚军这边也有明白人极力劝阻子玉停止追击,但子玉根本不听。  转眼到了四月一日,重耳率领的晋、齐、秦、宋四国联军进驻城濮(今山东鄄城西南)。而此时,楚军已经率先背靠险要之地扎下大营,尽得地利优势。重耳很忧虑,子犯说:“我们一定要打这一仗,如果胜利了,诸侯们就会归附我们。退一步说,即便我们失败了,我国外有大河,内有高山(吕梁山、太行山),可攻可守,不用害怕。”  重耳还是有点不好意思说:“楚国对我们的恩惠怎么办?”大臣栾枝说:“汉水以北的姬姓小国都被楚国吞并了,他们讲道理和情分了吗?这仗应该打。”  所谓领导在征求你的意见时,不是真的要你拍板,而是寻求支持。看到手下都赞同作战,重耳决定“虚心纳谏”,教训一下子玉。(孔子评价说:“晋文公谲而不正”还是很中肯的。)  毕竟是“登基”以来的第一场硬仗,晚上,重耳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。在梦中,重耳和楚成王掐架,自己被死死按住动弹不得,而成王则张开大嘴喝自己的脑浆。重耳从噩梦中惊醒,非常害怕。子犯安慰说:“梦都是反着的,咱们这次一定战胜楚国,取得胜利。”  就在晋军磨刀霍霍时,楚军主帅子玉派人给重耳下战书说,想和晋军士兵玩玩游戏,请重耳靠在车驾横梁上欣赏,自己则友情陪同。(请与君之士戏,君冯轼而观之,得臣与寓目焉。)  第二天,晋军在莘北摆开阵势。此次战役,晋军共出动军备齐整的战车700辆。晋国大将胥臣命令下军攻击力量薄弱的陈蔡两国军队。而楚军“前线总指挥”子玉则派出子西率领左军,子上率右军迎战。由若敖做自己的副手指挥180辆战车率领中军出击。  战斗开始,晋将胥臣下令将战马蒙上老虎皮(怪不得现在老虎这么少!)率先攻击陈蔡两军,陈蔡军队惊吓之余一触即溃,争相逃跑,楚军右翼溃散。此时,晋军将领狐毛抽调部分士兵打出将、佐两面旗帜作撤退状,栾枝所部则让事先绑上树枝的战车做出逃跑状,所过之处尘土飞扬,楚军中计,尾随追击,被原轸、郤溱率领的中军拦腰袭击。此外,狐毛、狐偃带领的上军则以剪刀之势夹攻楚将子西的左军,子西不支,楚军左翼溃散。  眼看两翼兵败,战前还扬言“今日必无晋矣”的子玉,迅速下令收兵,楚中军因此得以保全,避免了全线溃败的命运。  城濮一战,重耳威名大震,被周王室隆重尊爵为“侯伯”,并赋予管理各诸侯国的权力。由此,晋文公重耳成为继齐桓公之后的新一代无可争议的“春秋霸主”。  而可怜的子玉,在楚成王的责备下,在连毂身亡。消息传到晋国,晋文公喜不自胜说:“没有人再来危害我了(莫予毒也),蔿吕臣做令尹,不过是维护自己的利益罢了,并不是为了百姓。”  另据《左传》记载,城濮之战前,子玉曾制作了一套镶嵌着美玉的马鞍和马冠,还没有舍得使用。一天晚上,他梦见黄河的河神找他商量说:“能不能送给我,送给我,我会保证你作战胜利,并送给你孟诸的水草地作为补偿。”  子玉舍不得。他的儿子大心和手下子西听说后,特地派荣黄去劝说子玉别吝惜这点东西。因为作为一名军人,为了国家利益连命都可以放弃,何况是几块美玉呢?无奈子玉不听,荣黄叹了口气说:“子玉必定会失败。但并不是神灵让子玉失败,而是子玉不以国家和百姓的利益为重,自取灭亡啊。”  夏四月戊辰,晋侯、宋公、齐国归父、崔夭、秦小子憖(yin)次于城濮。楚师背酅(xi)而舍,晋侯患之,听舆人之诵,曰:“原田每每,舍其旧而新是谋。”公疑焉。子犯曰:“战也。战而捷,必得诸侯。若其不捷,表里山河,必无害也。”公曰:“若楚惠何?”栾贞子曰:“汉阳诸姬,楚实尽之,思小惠而忘大耻,不如战也。”晋侯梦与楚子搏,楚子伏己而监其脑,是以惧。子犯曰:“吉。我得天,楚伏其罪,吾且柔之矣。”
收藏此文 赞一个 ( ) 打赏本站

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

  • 打赏方法如下:
  • 支付宝打赏
    支付宝扫描打赏
    微信打赏
    微信扫描打赏

相关推荐: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二维码